首页 - 专题报道 - 弘扬湖商正能量
【弘扬湖商正能量】助农卖鸭记
发表时间: 2016-06-17 16:39:40 点击次数:

石乐平是我校对口帮扶村——新邵县潭溪镇兴东村建档立卡贫困户,今年在驻村帮扶工作队和当地干部的指导和帮助下,喂养了400只土鸭,但在出栏时遭遇了卖鸭难的市场行情。在多方支持下,2016年6月6日这批鸭运抵学校。虎岭山下,湖商师生,爱心传递,共同演绎了一个充满爱和善意的故事。


从心急到心喜

6月1日早餐后,我因腿伤在家闭门撰写扶贫项目申报材料。一个来自邵阳的陌生电话让我中止了写作,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。电话来自兴东村村民2组特困户石乐平。他操着较重新邵口音的普通话介绍自己,我很快明白了他来电话的目的。石乐平喂养的400只鸭子,已经到了出栏阶段。目前,这批鸭子每天要吃掉近200斤粮食,已难以为继。他全家为之着急,但又很无奈,因为今年新邵县鸭市行情十分冷。

石乐平的家庭情况比较特殊。他原住深山冲里半山腰的老式土坯危房,房前就是山洪必经之地,10岁的女儿因幼时错服药留下后遗症,智商和记忆力明显低于同龄人。两年前,在多方帮助下,石乐平在山脚下盖起了红砖房。房子还未完全竣工,妻子因病撒手而去,家庭因此欠下了更多的债务。

去年年底,石乐平养了300只土鸡。因为是散养,鸡在就快出栏时,误食了邻居家红薯地窖的灭鼠灵,无一存活,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万元。这让原本清贫的家更加“雪上加霜”。在工作队和村干部的鼓励和帮助下,石乐平今年年初又喂养了400只鸭。如果这批鸭再有意外,恐会彻底击垮这个家庭养殖脱贫的信心,也会影响全村产业扶贫的士气。想起这些,作为村“第一书记”的我心急如焚。

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,将石乐平卖鸭难的情况编辑成一段文字,发布在学校“商院E家人”和“老虎岭特产群”两个教职工QQ群里。消息发出几分钟后,我的QQ和手机开始密集响起来了,都是订鸭的信息,陶开宇30只、杨凯30只、董萍6只、王建明4只……不到一个小时预订了145只,而且都是不需要过称,一律按照每只75元预订。大约下午4点,石乐平家的鸭子已全部被预订一空,两位校友预订了其中的一半。短短几个小时之内,我的心情从心急转为了暂时的心喜,但我深知这份喜悦还只是暂时的。

通过电话,我将鸭子预订一空的好消息,第一时间告诉了石乐平本人以及兴东村村支书石中秋。大家喜悦和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我在“商院E家人”和“老虎岭特产群”发布了感谢爱心预订信,两个群很快聚合了一大片点赞声。随后,工作队与村干部迅速进行了分工,本人负责校内场地协调以及核对90余条预订信息,石中秋负责联系运输车和分装箱,王博林联系高速绿色通道。大家各司其责,分工协作,把石乐平的事当成了自家的事,乐在其中。

临近晚上10点,我浏览了一下手机QQ和微信,“你工作辛苦了”“为你们驻村干部点赞”“祝兴东鸭大卖”“这次没订上,希望下次有机会能订到扶贫特色鸭”等留言刷屏了。6岁多的女儿也笑着跟我说,要和我一起帮忙卖鸭子。看到这些,听到这些,倦意很快退去。


烈日下的热情

6月6日清晨,在数十位村民的见证下,在石中秋等村干部的帮助下,石乐平家的几百只鸭子在清点后被分批装入运输箱。这辆车、这批鸭、这些人,备受兴东村上上下下和老老少少关心,也吸引了邻村百姓的关注。为了增添人手,村支书石中秋陪石乐平一同搭乘运鸭车,赶赴数百里外的湖南商学院。

当天上班后,我第一时间来到学校车队,向其申请一间车库,免费供石乐平放置鸭子。车队负责人陈立了解有关情况后,很快腾出了学校最大的一间车库——学校班车车库。后来我才知道,为了让这群鸭子凉快一些,结果很多老师下午上班时坐上了热乎乎的班车。

陈立、邓平等同志在得知我们要在车库附近悬挂横幅后,很快找来了钉子、透明胶、锤子等工具,搬来了凳子,顶着烈日,同我们一道将横幅挂在了醒目之处。

   

中午1点,烈日当空,酷暑难耐。那辆众人期待已久的运输车驶进了湖南商学院。队友王博林和志愿者张文硕等早已在此等候,指引司机行驶向那间大门已敞开许久的车库。大家随即帮忙卸载运鸭箱,不时向分装箱洒水,用最简单的方式给这群远道而来的鸭子降温解暑,唯恐鸭子出现不适或意外。大家逐一检查了每一个分装箱,发现没有一只鸭子异常。

大约一小时后,气温已达到当日峰值。石乐平、石中秋、王博林等人就近简单中餐后,我通过微信、群公告、短信等发出了正式的领鸭公告。没过多久,来领鸭的老师或家属站满了车库前坪,现场秩序井然,没有人挑肥捡瘦,大家都是满脸笑容。

   

原本要求现场宰杀鸭子的老师发现石乐平忙得不可开交,于是再也没有提出相关要求。陶开宇、李军、董萍、肖小敏等老师主动帮忙,就近联系了活禽宰杀处理点。整个场面,没有彩排,但因为大家共同的默契而使这场“直播”非常顺利。在我看来,这种默契源于大家与人为善、助人为乐的爱心、细心和用心。

一些没有预订到鸭子的老师和家属,在车库前不时“游说”和“打探”,希望能分得一只鸭。刘虹、刘嫦娥、向辉、李小晖、肖胜霞等老师“被迫”将预订的鸭子让给了更有需要的同事。看见这火爆的销售现场,村支书石中秋笑眯眯的对我和队友王博林说:“今晚,湖南商学院有上百个家庭将尝到兴东鸭的味道”。我笑着回应:“今晚,湖南商学院会有几百个家庭讲述这批鸭子的故事”。


平凡的感动

下午5点半,鸭子全部售罄。为了让石乐平早点回家,以免家中老少担心,我们没有留他在学校吃晚饭,而是让他同运鸭车一同返回兴东村。临走时,石乐平从货车驾驶室内提下来4只活鸭,说是他本人提前选好的、藏好的,送给我们这群帮忙的人。如果我们不收下,那我们就再也不要去兴东村了,语气很硬。我们“被迫”收下4只鸭子。

趁石乐平在清点运鸭箱时,我悄悄地将4只鸭子卖给了在车库门外“久候”的两位买主。我们几人苦口婆心地劝石乐平收下4只鸭子的钱,他不愿意,凝望着我们,矗立良久,但欲言又止。最终,我们合力将钱塞进了石乐平的上衣口袋。

石乐平待运输车移出车库后,询问何处有卫生工具,欲将车库卫生打扫干净再走。车队陈立、邓平两位同志见状说,到时会有保洁员打扫,不需要他打扫。于是,石乐平与大家相互道别,运输车驶出学校大门。

   

几分钟后,我回到之前放置鸭子的车库,发现陈立、邓平已经穿上套鞋,一人拧着水管,一人握着扫把,正在打扫车库卫生。我调侃道:“原来你们就是传说的保洁员”。大家相视而笑。

次日早上,石乐平给我打来电话,说他昨晚回到家后,跟家人前前后后数了几次卖鸭的钱,发现多了两只鸭子的钱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我问他是不是装鸭时少数了两只鸭。他很肯定的表示不会数错。实际情况是,卖鸭当天下午几位老师见石乐平太忙,没有要求找零。我清楚地记得,一位骑电动车的白发老师,付了100元领了一只鸭子,就骑车远去了,而一只鸭子只要75元。尽管我们追着提醒这位白发老师,但他似乎故意装着没听见。当时忙得晕头转向的石乐平并不知道这些细节。类似的场景几次上演。

挂断电话,我打开微信和手机QQ,手机又被刷屏了,都是新的留言和评论。“谢谢你给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美味!”“鸭卖得不错,味道也不错,你们辛苦了!”“老人说我鸭子买少了,下次多订几只兴东鸭!” ……。我深知鸭子也许并没有大家说的那样美味,因为其附着了浓浓的人情味,所以才显得与众不同。(文/湖南商学院驻村帮扶工作队队长  周军军 图/胡慧美)


更多关于: 【弘扬湖商正能量】助农卖鸭记 的新闻